5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海安新聞網,海安權威新聞媒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時·準確·聚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健康 >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雙飛風韻猶存兩個熟婦|被啪的最爽的一次過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8-06 21:44 | 來源:海安新聞網 | 人氣: 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頓時一股溫熱遍布全身,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幾乎讓人欲仙欲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差點兒一個沒忍住叫出口,抬頭,看到林子惠紅潤的臉,手不自覺的摟住林子惠的腰,依舊裝傻充愣的模樣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我好難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會兒就不難受,乖。”林子惠哪見過如此恐怖。雖說陳偉也給過魚水之歡,可遠遠比不過陳正的感覺,他的碩大就頂在自己的里面,感覺全部被塞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文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靠在陳正的肩上,兩個人將身體貼的天衣無縫,低聲在陳正的耳邊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嗎,今天嫂子給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訴外人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眼底閃過一絲笑,他當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訴別人,可誰讓他現在是個二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含糊不清的點了點頭:“嫂子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了陳正的回答,林子惠最后一點理智也被掐滅,兩只手抓在陳正的肩膀上,半個身體微微起來,準備開始運動的時候,旁邊木桌上的手機鈴聲響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這個動靜,林子惠登時清醒過來,快速的從陳正的身上起來,原本被溫熱包裹著的地方,如今裸露的暴露在空氣中,陳正實在難受的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偏偏又不能在嫂子的面前表現出來,紅著臉癡傻的笑著:“嫂子,我難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乖,等會兒嫂子幫你治病。”林子惠笑著說完,身上只是披了一件格子襯衣,光著腿到了堂屋門口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人的正是國外務工的陳偉,雖然聲音有些老實巴交,不過說老實話,結婚幾年,陳偉對自己還算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那方面不行之外,吃穿從來都不缺,對寶兒也算是盡心盡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雖然是個傻子,可好歹也是個男人,況且是陳偉的弟弟,想到這兒,林子惠的心里閃過一絲愧疚感,語氣難得柔和了很多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孩兒他爸,你啥時候回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剛離開村里,估計要一年多。”陳偉在那邊道,然后林子惠聽見他打火機的聲音,剛要阻止,聽見陳偉開口道,“阿正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這個弟弟雖然是個智障,可是從小到大,他這個做大哥的也算是盡心盡力的照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他不在家,自然要托付給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聽完,想想剛才的事情,心里不由得“咯噔”一下,隨后勉強笑了笑:“阿正他很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這幾天可能有點感冒,我明天帶他去鎮上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后夫妻兩人寒暄了幾句,然后便掛斷電話,外面的熱風吹在身上,感覺不到一點涼意,林子惠一屁股坐在門沿上,想想自己剛才做的事情,又想想丈夫說的話,心里不由得閃過一絲愧疚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曾想這一幕被后面的陳正盡數看在眼里,身上的衣服還沒有穿上,陳正赤身裸體的坐在椅子上,原本還想著和嫂子好好翻云覆雨,享受魚水之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看看嫂子失魂落魄的樣子,陳正也知道沒有機會,所以裝傻著喊道:“嫂子,我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句話將林子惠的回憶拉了回來,她起身,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塵,眼皮懶得抬起,隨手將堂屋的門關上,悵然若失道:“就這么睡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砰——”房門關上,陳正的眼恢復了正常,看了眼下身的龐然大物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如果不是該死的電話,他恐怕正在嫂子的身上策馬奔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的。”陳正一身咒罵,直挺挺的躺在涼席上,一夜無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次日,天剛剛亮,陳正聽見自家院門被打開的聲音,一溜煙爬起來,發現嫂子將渠里的水提上來,開了門,正在種玉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晚上的風情萬種,白天的嫂子看起來很是本分,穿著小碎花的綠色裙子,頭發用皮筋隨意的固定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是早上天氣涼,她并沒有戴草帽,做農活的樣子很是熟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就這樣癡癡的看著,腦袋里回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,一大清早不由得難受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胡思亂想著,聽見院子里傳來一陣聲音,陳正顧不得多想,隨手套了個外套,跑出去,然后就看見嫂子坐在地上,不住的嗯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心里一急,顧不得自己還是個傻子,急忙跑到嫂子的旁邊,將嫂子從地上抱起來,聲音也是有些急促:“嫂子,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林子惠有些愣愣的看著陳正,心里有些疑惑,這還是昨晚那個連衣服都不會解開的小叔子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等嫂子想完,陳正直接將嫂子抱起來,準備抱進屋的時候,卻被林子惠止住,搖了搖頭指著前面不遠處的草房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去里面幫我看看,有沒有從我山上采回來的草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錢為了給陳正看病,家里的錢基本上都花在他的身上,林子惠又懂一點點的草藥,但凡有個頭疼腦熱的小病,基本上自己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點點頭,連忙起身往草房走去,不一會兒從里面拿了一堆曬干的藥材,林子惠為了方便上藥,直接掀開裙子,露出白花花的大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農村女人的粗糙,陳偉盡可能的給她最好的生活,除了不在家的日子,基本上林子惠都不用干什么粗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下一條白花花的大腿就這么在陳正的眼前晃悠,時不時因為上藥的動作,里面的小內內若隱若現,陳正覺得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火,又不受控制的往上冒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上藥,也沒注意身邊人有什么異樣,隨后將草藥放到邊上,拿了手絹細細的包扎好,抬眼看到陳正的不對勁,想想剛才的動作,不由得咳嗽一聲:“阿正,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事。”陳正轉過頭看看別處,盡量不讓自己的視線定格在林子惠的身上,“嫂子,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正,你是不是有事要說?”林子惠想想他剛才急匆匆的跑出來的樣子,心下不由得一動,如今他全身只穿著一個襯衣,外人只覺得憨傻,林子惠卻知道,對她這個長久的沒有魚水之歡的少婦來說,有多大的誘惑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沒事。”陳正還是剛才的癡笑,沒有半點變化,林子惠也沒有多想,手扶住墻面準備離開的時候,突然感覺腳下一痛,林子惠皺了皺眉,還沒回過神,陳正已經把她抱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我幫你。”陳正癡傻的笑著將林子惠抱了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安定的心,泛起一點點的漣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以前只當他是個孩子,如今想想昨晚發生的事情,心里隱約覺得不太對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陳偉再不是個男人,好歹對她也算真心實意,如今她不甘寂寞,跟這個神經病的小叔子搞在一起,若是讓外頭的人知道,還不定會傳出什么閑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兒,林子惠的臉色冷了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陳正將她抱進里屋,準備將被子掀開給林子惠蓋上的時候,林子惠抓住陳正的手,聲音淡淡,沒了以前的柔意:“阿正,我沒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先回去吧。”說著翻身躺在炕上,背對著陳正,陳正明里聽話的出來,暗地里卻是不停地琢磨,明明昨天晚上還好好的,怎么今天就變了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嫂子睡著。”陳正拍了拍手,還是跟原來癡傻的模樣一樣,“阿正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聽見高淺不一的腳步聲,心里的石頭才算是落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如何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心懷鬼胎的人,各自打著算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身腳疼,加上心事重重,林子惠不一會兒便睡了過去,等醒來的時候,才發現已經日上三竿,身上的碎花裙子褶皺的不成樣子,正準備將裙子拉下來,聽見后面喘氣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嚇得不輕,一個激靈坐起身,然后就看見坐在地上的陳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氣不打一處來,連帶著語氣也有些不耐煩:“你來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我是給你送藥的。”像是做錯了事情,陳正委屈的起身,小心翼翼的將紅花油給了林子惠,他到這兒差不多也有一個多小時,本來拿了紅花油準備給她涂上,可沒想到一進屋就看見林子惠沉沉睡著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的裙子不小心掀了上去,背對著自己,看的一覽無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,隨著林子惠的呼吸,胸前的小白兔呼之欲出,活脫脫就是香艷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怎么舍得這么好的機會,又害怕別人進來胡說八道,就蹲在地上癡癡的看著嫂子,心里早就已經暗潮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看他一臉無辜的模樣,想起自己剛才說話的確有點兒過分,便柔和了語氣,順手將陳正拉到炕沿坐下,笑著摸了摸陳正的腦袋,一低頭,整個領口被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剛才不是有意兇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事,嫂子。”陳正還是憨傻的模樣,現下已經穿了寬松的運動褲,上邊則是黑白條紋的半袖,高大偉岸的身形擋住了屋子里的光,走過去將林子惠的腿放下來,然后將紅花油拿起來,小心翼翼的涂在受傷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看著不免心動,想想陳偉,除了顧家之外真沒什么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男人不行,做女人更不行,連個傻子的體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九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想想都覺得郁悶,如果陳正這個傻子是陳偉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你覺得怎么樣?”陳正抬頭,一雙眼無辜的瞪著林子惠,紅花油擦在了腳踝的位置,因為上面敷了草藥的原因,兩種味道混合,聞起來特別的不舒服,林子惠轉身準備開窗,聽到他的聲音笑了笑,“好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正,真的是謝謝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原本還以為嫂子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多少有點忌諱,故此小心翼翼的替她上藥,如今看到她不在乎,手指緩緩網上,貼到小腿的位置,上面只是一點擦傷不算嚴重,陳正修長的有力的手指緩緩的揉捏著林子惠的小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疼的厲害,被陳正一弄竟然有些舒服,林子惠瞇著眼,靠在后面的枕頭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狀,陳正的手勁越發的溫柔,見林子惠閉著眼,便放心大膽的窺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想到昨天晚上,嫂子騎在自己的身上,那欲仙欲死的感覺,陳正便忍不住想要撲倒嫂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還沒想完,一聲呻吟打斷了陳正的思緒,抬眸,嫂子紅著臉有些尷尬的看著陳正,準備將陳正的手推開,可不知怎的,兩個人的手就這么巧合的牽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的臉色更是紅了幾分,咳嗽著看向別處:“阿正,我沒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嫂子你要好好休息啊。”陳正笑著準備出去,卻很巧合的捏住林子惠的衣角,不等林子惠驚呼,整個人被拽起來,林子惠還沒反應過來,整個人趴在陳正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以一種極為狼狽的姿勢趴在地上,林子惠好不容易恢復的傷口再次疼痛難忍,臉色十分難看,陳正忍不住叫出口:“嫂子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正,扶我起來吧。”林子惠喘息著握住陳正的手爬了起來,手指輕微的顫抖,看著十分可憐,巴掌大的小臉楚楚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心里一陣心疼,忍不住抱住林子惠,就這么一個動作,當時將兩個人石化,陳正有些恨自己的多此一舉,而林子惠震驚之余更多的是心里泛起一點點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闊別了一年的時間,屬于男人的懷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腳受傷更加的脆弱,過去很久,林子惠才放開他,眼底閃爍著,只是沒了原來的拒絕,陳正一喜,面上沒有表現出來,小心翼翼的將嫂子放到床上,可憐的看著嫂子,將紅花油重新取出來,慢慢的替嫂子擦藥,可能是陳正剛才的動作,林子惠卸下防備,安靜的任由陳正擦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氣中有種莫名的因素,一點一點眩暈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擦完藥,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林子惠看他雖然癡傻,按摩的技術實在不錯,坐起身正準備道謝,隱約覺得后背有些不太舒服,陳正立馬看出她的不對勁,上前扶住林子惠,關切的詢問道:“嫂子,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沒事。”林子惠也沒有察覺出異樣,搖搖頭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了想腿上還是不太舒服,陳正剛才的按摩確實很不錯,便試探著看向陳正:“要不然你再幫嫂子按一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巴不得有這樣的機會,忙不迭答應下來,手掌熟練的在林子惠的腿上按摩著,半點兒不像是個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就這么斜靠在被子上,左手抵在腦袋上,眼睛看著陳正不知道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更是不敢輕舉妄動,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更加賣力的給林子惠按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想著,手掌不經意觸碰到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,林子惠不由得呻吟出口,比剛才的幅度還要大,陳正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,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,正巧這一幕被林子惠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緩緩伸過去,抓住陳正的手,陳正愣了愣,不過很快裝作傻乎乎的模樣:“嫂子,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陪嫂子玩個游戲好嗎?”林子惠諱莫如深的笑著,本來她不打算做對不起陳偉的事情,可是如今,陳家只有他們兩個人,雖然說是個傻子,但也算是男人,尤其是昨晚看到陳正的“偉岸”之后,林子惠心里也是猶豫不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面是道德倫理,一面是正常需求,就這么想了想,指了指旁邊的柜子:“你幫嫂子取個東西,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東西?”陳正一頭霧水,又等不到什么回答,聽話的走過去,將柜子打開,然后就看見一條紅繩,心里頓時明白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歹陳正現在也算是個正常男人,怎么會不知道男女之間的把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過身看向林子惠的時候,又是那種天真的模樣:“嫂子,要繩子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,陪嫂子玩了這個游戲,嫂子給你獎勵。”林子惠誘惑的說著,將紅繩套在陳正的脖子上,看陳正一臉迷糊,不由得起了玩意,“阿正,不愿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。”陳正連連搖頭,裝作不知道道,“嫂子說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現在幫嫂子舔一舔腳好嗎?”林子惠繼續誘惑著說道,“嫂子的腳現在受傷了,阿正愿意幫嫂子這個忙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然愿意。”陳正連連點頭,不等林子惠說什么,走到炕邊,蹲在林子惠的腳邊,長時間的勞作并沒有讓她的腳變形,反而清瘦白皙,比起農村那些粗糙的腳,好了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溫柔的看著陳正,見他緩緩的用嘴咬住小拇指,吮吸的時候整個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,雙手死死的抓住被子,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,著了魔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會,以前都是她提起來,陳偉勉為其難的附和,算不上盡心,后來懷孕,這些更是變成了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從來沒有想過,一個傻子會讓她情動到如此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身體不住的顫抖著,陳正看她一臉魔怔的樣子,再也控制不住,直接起身將林子惠壓在身下,身上的碎花裙被盡數扯下,露出白花花的大腿,陳正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,準備將運動褲脫下的時候,臉上結實的挨了一巴掌,隨后聽見林子惠的斥責聲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當時愣住,手足無措的看著林子惠,懊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,林子惠掙扎著起身,將衣服披上,冷眼看著陳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那個憨傻癡笨的小叔子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,我……”陳正一臉委屈,不敢看嫂子的臉,他害怕一個不小心,會讓嫂子看出什么破綻,他不想讓嫂子傷心,更不愿意讓嫂子恨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讓嫂子知道他已經恢復神智,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清楚的情況下做出來的,肯定會把自己從陳家趕出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錯了。”過去很久,陳正低著頭,活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孩子,林子惠原本還想責備,不過看到陳正這個樣子,話到嘴邊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不耐煩的擺擺手,“算了,你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來這件事情她也有錯,如果不是她勾引陳正,也不會發生后面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低頭,看到陳正的運動褲被碩大頂起來,又想起晚上發生的事情,不由得聯想翩翩,能跟這樣的極品在一起,就算是死了也甘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歸想,現實歸現實,她終究是跨不過去心里的那道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點點頭,不敢看林子惠的臉,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一下午林子惠都沒有再出來,陳正餓的頭暈眼花,又不敢去找林子惠,只能巴巴的望著頭頂的云,心里難受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小到大,真正給過他關心的只有嫂子,所以陳正心里很清楚,他對嫂子不僅僅只是依戀,更多的是喜歡,他想讓嫂子成為自己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想法如春筍一般,在心里一旦生根發芽,就很難去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正很想把自己恢復正常的事情告訴嫂子,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,可是又不敢去說,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會趕走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寧愿就這么以癡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邊,也不愿意從她身邊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么胡思亂想著,不知道什么時候睡了過去,等陳正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被一股濃濃的飯香味吸引過來,抬眸看了眼窗外,天色早就已經暗了,陳正吸了吸鼻子,準備下炕聽見了敲門聲,抬頭,看到嫂子端著飯菜進屋,橘黃色的燈光下,嫂子的臉柔和的過分,注意到他的神情,一如既往的笑了笑:“一天沒吃飯,餓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嫂子答應給你的獎勵,吃吧。”上面是一碗面,加了雞蛋和肉片,順帶還有兩碟涼拌菜,陳正本來胃里餓的不行,現下看到熱氣騰騰的面,顧不得其他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子惠看著他的模樣,無奈的搖搖頭,將心底的想法壓了下去,他這個樣子,怎么可能恢復了神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來陳正今天把自己壓在身下的時候,林子惠有些多想,他的動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來的,可是現在看看……是她想多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海安日報社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見處方照樣賣藥,管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見處方照樣賣藥,管“ 如此,醫生就會不畏處罰,進而敢隨意開處方,網絡平臺也敢隨意對待處方,處方反倒成為藥品的附屬物,為藥品銷...[詳細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彩定位 全天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一期3码计划 PK10冠军5码人工计划 588彩票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