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海安新聞網,海安權威新聞媒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時·準確·聚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健康 >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_翁熄系小說人說_岳雙腿之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7-30 13:27 | 來源:海安新聞網 | 人氣: 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王海柱本來是不屑于偷窺的,他是一個挺正直的好少年,只不過這兩天他感受到了女人帶給他的美妙,而且他發現自己能堅持好長時間,更重要的是,王海柱對女人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當王海柱看的入神,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有了反應,就在這時,旁邊一個螞蚱跳到了王海柱的褲襠上,隨著螞蚱腿上的鉗子這么一夾,王海柱沒忍住叫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哪個丑八怪在偷看老娘洗澡,給我滾出來!”楊紅被王海柱的叫聲給驚了一下,她披上一件衣服遮住三點一線,氣呼呼的找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還沒來得及跑,就被楊紅逮個正著,楊紅見是王海柱,氣也基本消了。只要不是村里的丑家伙或糟老頭,楊紅覺得被看了也就看了,再說這人是王海柱,這健碩的身軀,讓楊紅一陣心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今年三十九歲,而丈夫也就是水月村的村長宋建國都五十有八了,二十年前,在鎮里當小姐的楊紅跟著宋建國回了家。剛開始宋建國還能滿足她,不過時間久了,年紀有些大的宋建國已經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可楊紅卻正處于特需要的狀態,每次意猶未盡的時候,她只好拿黃瓜來滿足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見到王海柱,楊紅有點心動,再看這小子褲子中央的形狀,眼珠子一轉,假裝生氣的瞪著王海柱道:“不對啊你小子,你跑這里干嘛的,是不是偷了我家的玉米棒,怕被發現藏在褲子里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還是太單純,他有些緊張的解釋道:“嬸子,我……我沒有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信,我要檢查一下你的褲子里,把褲子給我脫了,被把玉米給我拿出來!”楊紅說著,迅速扒掉了王海柱的褲子和褲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冷不丁被扒了個干凈,但王海柱的熱度還沒有退卻,暴露在空氣里,將楊紅嚇了一跳,她做小姐那么多年,也接觸過不少的男人,這還是第一次把她嚇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楊紅,王海柱沒有表現的很拘束,畢竟全村人都知道楊紅是個水性楊花的女子,而且就是因為她,村長才變成了一個貪得無厭的壞人。以前他聽說楊紅技術特別好,讓宋建國每天都樂在其中,那時候他還不懂,現在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就站在原地也不動,他想試試這女人到底技術有多高超,只不過他在等楊紅主動,畢竟經過兩次實戰,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蠻有自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......這到底怎么長得?”此時的楊紅心中掀起一陣波濤,她嘀咕道:“老娘也算上閱人無數了,就是那些黑鬼恐怕也比不上這小子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楊紅伸出舌頭舔了舔她性感的嘴唇,某個地方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涌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海柱呀,你看紅嬸漂亮不?”楊紅一邊說著,一邊拉開了花格子襯衫,有意無意的擠壓著胸前的飽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眨巴了兩下眼珠子,心里一陣偷笑,今天把村長老婆給看了,給宋建國戴一頂綠帽子,讓他作惡多端,這就是報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漂亮啊。”王海柱半真半假的抹了把嘴角的口水,直愣愣盯著楊紅胸前,雖然生養過的女人那地方有些下垂趨勢,但至少夠他媽雄偉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滿意的笑了笑,她蹲下來抖了抖身體,頓時掀起一陣波濤洶涌,接著楊紅仰起頭看著王海柱說:“想不想嘗嘗滋味?嬸子可以滿足你的哦,不過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的話戛然而止,王海柱看著楊紅妖媚的樣子,有些急切的追問道:“不過什么呀紅嬸?可急死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將食指伸進嘴里舔了一圈,眼含春水般誘惑道:“只是,紅嬸也想嘗嘗它的滋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受著楊紅蠕動的手,王海柱心中暗罵這騷貨,恨不得立刻將她摁在地上收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等他搭話,一雙冰涼的小手已經有些渴求的動作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起初只是想逗逗楊紅,誰曾想到現在被她給弄的又躁動起來,于是王海柱不由得說:“嬸兒啊,我突然好難受啊,你快幫幫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著急柱子,紅嬸幫你。”楊紅說著,便開始行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楊紅嬸,別……別用手了好不好,我難受。”王海柱有點急躁的說道,他覺得這么弄著實是太難受了,還是貼合在一起比較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猶豫了好一會兒,這才下了很大決心,只見楊紅騎在了王海柱身上,然后閉上了眼睛,她的手有些抖的扶著它,然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014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很快就歡快的叫了起來,一眨眼的功夫,半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,然而王海柱依舊精神不減,雙方喊的都異常開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文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楊紅緊閉著雙眼,張著小嘴顫抖著聲音喊道快不行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王海柱卻還在興頭上,瘋魔般的進攻著,他可以對別人的女人溫柔,唯獨對楊紅,王海柱像一個霸道的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紅瘋狂的甩動著自己的長卷發,緊咬著嘴唇發出一陣陣悶哼聲,隨著身體突然的一陣顫抖,楊紅癱軟了下來,倒在了王海柱壯實的胸膛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的野性展現了出來,他毫不留情的在楊紅白花花的臀上打了一巴掌,只見上面留下了五個手指印,王海柱很不滿的說:“怎么這么快就他媽不行了,我還沒過癮呢,再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王海柱還要繼續,楊紅雙眼頓時瞪得通圓,疼的讓她再沒了方才的舒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怕了,她真的怕了,于是她朝著王海柱求饒道:“柱子啊,紅嬸還沒吃飯呢,現在已經沒什么體力了,你先忍忍吧……晚上,等到晚上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心里冷笑了一聲,不過表面上還是表現出一幅憨厚的樣子,嘿嘿一笑道:“沒事的紅嬸,你累了就躺下,柱子自己動就是了,你只管躺好歇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完,王海柱也不管楊紅答應不答應,迅速翻身而起,將楊紅給壓在身下,楊紅頓時不由得驚叫了一聲,她的大腦仿佛觸電一般,說不出的美妙刺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看楊紅已經生過孩子,可那感覺比起田芳芳也不遑多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大概四十多分鐘,王海柱這才終于交了貨,他喘息了一口氣,倒了下去。再看楊紅,累的大汗淋漓一臉紅潤,太爽了,這輩子從來沒有這么爽過,楊紅突然感覺有些失敗,枉自己做了幾年的小姐,卻從來沒這么舒服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柱子啊,以后你想的話,一定要過來找紅嬸哦。而且,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告訴別人,知道不?”楊紅若有所思的說道,她打算獨占這個寶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哪會想那么多,起身整理好儀容說敷衍道: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先回去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王海柱挺開心的,他不僅給可惡的村長宋建國帶了一頂大綠帽,而且還得到一個想啥時候玩都可以的美婦,王海柱頓時覺得,生活就應該如此,這樣才是最享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你先回去吧,我休息一會兒再走。”楊紅點了點頭回答道,饒是她的身板,今天也實在累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了柱子,摘幾個苞米回去吧,回家好好補補身子。”楊紅接著道了一句,她擔心這么好的寶貝,別用一次得緩個大半年,那她可等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聞言欣喜不已,他應了一聲,在玉米地折騰了幾分鐘,抱了十多個玉米棒子出了玉米地,腰里還別著兩只甲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王海柱滿載而歸的走到田芳芳家的院子時,遠遠就聽到田芳芳和王秀在房間里嘀咕著什么,似乎還有王秀斷斷續續的抽泣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把手里的東西放到一邊,悄悄走到廚房的門外,偷聽著里面的對話,只聽田芳芳嘆了口氣說:“秀秀啊,雖然娘借了一大把錢還沒還,但上學的錢娘一定想辦法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秀小聲的抽泣著說:“我的獎學金可以抵掉一部分學費,可還是要交一些學費和生活費,要一千多塊錢呢。媽,實在不行的話,我干脆退學算了,回來幫著您做事,這樣家里的日子也好過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摸著王秀頭苦笑著說:“傻孩子,不讀書怎么行呢?你成績那么好,肯定可以考個好學校的,將來也一定能走出這個窮山溝,大好的前程娘不能給你毀了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秀提高了些嗓門犟嘴道:“媽,我不想去上大學,我就想回來跟著你和柱子哥一起平靜的過日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又長嘆一口說:“秀秀,我知道你喜歡你柱子哥,但是你現在年齡還小呢,而且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!”王秀打斷了田芳芳的話,她撅著嘴不服氣:“我都快十八歲了,你在我這么大的時候都生下我兩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眼睛里閃過一絲憂傷,她含著淚幽幽的說:“我的傻秀啊,你怎么能跟媽那時候比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娘倆是因為學費的事情在傷神,王海柱這次退伍回家政府給補助了幾千塊,加上原來在部隊的工資也沒怎么花過,他還是有些積蓄的。于是轉身跑到自己屋里,從包里取出三千塊錢來,這才快步來到田芳芳的屋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她們一見王海柱走了進來,連忙停住了談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直接抓過王秀的手,從兜里掏出三千塊錢來放在她手里說:“秀秀,書還是要念的,你柱子哥就是因為書念的少了才只好退伍回家的。學費和生活費你不用擔心,柱子哥有錢,一定供你讀完大學,將來找個好的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柱子哥……”王秀感動的又止不住流出了眼淚,一把將錢塞回到王海柱手里說:“我不能要你的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也趕緊說:“海柱,你一個人也不容易,留著錢還有用,秀秀的學費我再想辦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一聽就生氣了:“嫂子,你們這是什么意思?是把我當外人了嗎?咱們可是一家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倆人不吭聲,王海柱明白她們的心思,于是笑著說道:“嫂子,秀秀,我現在不用花錢,而且我的身體這么棒,還怕掙不到錢嗎?你該不會是要我留著這錢快些找個媳婦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句玩笑話觸動了王秀,她猛一抬頭,撲閃著大眼睛看著王海柱堅定的說:“你不能找媳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柱看著王秀著急的神情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不過田芳芳在旁邊,他覺得這樣不太合適,連忙止住笑容說:“行了,我在河里抓了兩只甲魚,咱們燉鍋湯喝,喝完了秀也該坐車回學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芳芳點頭道:“嗯,那我去做湯,等喝完湯讓你柱子哥送你去鎮上坐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秀這才破涕為笑,等田芳芳拿著甲魚去廚房后,王秀一把抱住王海柱,她將自己的小嘴湊了上去,動情的吻起了王海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海安日報社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瓜、冷飲換著吃 六旬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瓜、冷飲換著吃 六旬老 為了解暑,老人每天換著吃西瓜和冷飲,沒想到,吃完后咳喘不止,到醫院檢查才發現是誘發了重癥肺炎。人體在短...[詳細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彩定位 全天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一期3码计划 PK10冠军5码人工计划 588彩票开奖